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饶客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520|回复: 2

《茂芝会议 红色记忆》四十二、史志漏记的相关事迹

[复制链接]

24

主题

206

帖子

1093

积分

五年级

Rank: 5Rank: 5

屋下来自 饶洋

情感状态 已婚


微信扫一扫,下载APP
一一唐民 发表于 2018-11-11 00:31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客家好友,享用更多网站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饶客网。

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

x
《茂芝会议 红色记忆》四十二、史志漏记的相关事迹

本帖链接:http://www.raoke.net/174500_1_1.shtml


本帖最后由 一一唐民 于 2018-11-11 00:43 编辑

四十二、史志漏记的相关事迹


       与起义军有过亲密接触的农军人员,大部分都在后来的革命战争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杜式哲、余登仁、张碧光、林逸响、詹瑞兰、刘拾、邱达川、邱客、詹镜、许学波等都先后牺牲了。护送起义军往平和的十五位向导有十位先后牺牲了,刘铜是少数的活到1988年的长寿老红军之一。现将多年来搜集的方志漏记的遗闻轶事编撰成文,俾知先辈功绩,堪资史证之用。

    一、埔下楼卖田买枪为革命
      1928128日(农历正月初六日下午),白军烧毁大陂楼县委后,随时进剿埔下楼,因朱德在埔下楼发表过“工农学兵动员令”,又因埔下楼曾经“窝藏南昌兵变之叛军伤员”,毛琦亲自下令指使民团点火烧屋,埔下楼共有四十多间民房被焚毁,中先村和埔下楼各被劫去财物一批。


    中建楼 (2).png

   刘家廷(18851938),字育轩,石井乡埔下楼人,与十四团连长刘拾属同祖兄弟,刘家廷乃石井乡老大,他曾安排接待过朱德率领的起义军。埔下楼房屋被白军烧毁后,刘铜、刘曾、刘坝、刘操、刘野等几十位赤卫队员个个义愤填膺,众乡亲同仇敌忾与白乡团誓不两立。所憾枪支不足,弹药紧缺。詹前锋告知刘拾“眼下县委缺欠经费,可以由各乡筹集资金购买军火,日后由县委承担账目”。刘拾与兄长刘家廷商量后,决定筹集资金帮助石井乡赤卫队买枪。

IMG_20180309_150331 (2).jpg

       2月16日(农历正月廿五),刘家廷召集埔下楼的四位房长——刘世梗、刘守色、刘家历、刘达尊,(即四个房族的代表)前来商议,决定将本村的几亩祭田出当,共得五百银元支持赤卫队买军火,抗击白军保卫红色家乡。
        出当多处祭田,立了多张契约,每张都有几位房长和乡老大签名。笔者保存了其中的两张契约,内容大意“兹因白乡团压迫焚屋,众人商议要军需事,今将祖祭余尝田,众人情愿出当……中华民国十七年岁次戊辰正月廿五立当田契……”。此乃真人实事,将其公诸于世,俾知先辈功绩,可补方志之缺也。
   
   二、简秋园与简屋革命史
       1928年2月,杜式哲和刘金丹派三名赤卫队员到下黄圩打探军情,被识破后受白乡团廿余人追击,逃至简屋以大老屋光裕堂围墙作掩体,顽强抵抗,击倒数人。终因寡不敌众,弹尽无援,三人皆伤,藏身于祠堂内。

简屋光裕堂.jpg

       有几个白军追入祠堂,忽然一阵阴风袭来,龛上神牌摇晃,令人毛发直竖,白军以为神明显灵,惧不敢前。片刻间枪声大作,原来埔下楼召集赤卫队十多人前来助战了。简文镇召唤简屋几十位乡亲抗击白军,简家锋敲响铜脸盆助阵,众乡亲举着钯头、钩刀、土枪、鸟铳,喊“杀”喝“打”。白军见势不妙慌忙撤退。
        简屋和埔下两村合力抢救伤员,时有医师简秋园尽力施救。终因伤重不治,两人牺牲。今查英烈表,名垂史册者:中先村刘俺,老大楼刘串便是。另一位幸得救治者,刘其光(1902—1942),蔡坑村人。
       简秋园在中和圩经营“秋园医药”药店,他曾给南昌起义军提供过药品,又在光裕堂秘密医治过起义军伤员。后又经常帮赤卫队员治伤,因此受白军通缉,逃往澄海隐姓埋名落户东里乡。解放后其子曾回乡探亲,现简屋村简坚乃秋园同脉侄孙也。
      红白战争年代,简屋曾组织村民在光裕堂打草鞋做棕衣,支援苏区红军。大老屋光裕堂乃饶平简氏始祖居亨公祠,建于明嘉靖十一年,历经沧桑,屋宇幸存,弘扬先烈,不忘初心。

  三、护送过两位元帅的交通员
       根据《中国共产党饶平历史》第84页资料:193012月,大埔县交通站负责人卢伟良从香港护送叶剑英、蔡树藩、陈友梅往中央苏区。途经饶平在黄冈南门咸杂店交通站住宿,天未亮、叶剑英一行四人离开黄冈,由交通员刘荡(红军四十八团战士)护送,沿饶诏边区进入大埔和村。顺利到达瑞金。
      根据卢伟良写的《回忆在大埔交通站的战斗生活》一文中写到:“从黄冈圩到闽西特委所在地,必须经过埔东。黄冈圩到埔东都是一些崎岖难走的山路,过去我只走过一次,有许多村庄小道都记不太清楚……当我们走到下半夜两点多钟时……经过一个小村庄,村边有一间厕所,在厕所旁边堆着很多新打下的禾草。于是,我们拆了几捆禾草作床铺,大家一躺下就睡着了。大家睡到差不多要天亮了,我才叫他们起来赶路。又跑了二十多里,终于安全进入埔东游击区。”
       饶北民间一直遗有“叶剑英经建饶、新丰、炙石圩、秀篆、到和村”的传闻。叶剑英在黄冈住一夜之后,到底走哪条路到达大埔和村呢?这必须从护送叶剑英的交通员进行考证。关于党史资料多次提到的交通员刘荡到底是哪里人呢?我进行了半年多的调查考证,终有所获。

刘铜.png

        据初步考证:刘荡与刘铜其实就是同一个人,刘荡原名客语音(刘dāng),因其名无字可写,用潮语音写成(刘铜),有时也用汉语音写成(刘荡)。刘荡(铜)(1903—1988),是上饶区石井乡埔下楼人,1926年参加革命,1927年10月朱德离饶之时,刘荡(铜)就是护送起义军往平和的十多位向导员之一。后任十四团二连三排排长(同村的刘拾任二连连长)。1929年参加红军四十八团,1930年奉命到黄冈,联饶赤坑,新圩市田,渔村,福建铜山(东山岛)等地秘密活动,长期担任交通员职务。他曾多次护送军政要员经饶平到和村,然后进入中央苏区。解放初为石井村行政人员,1952年被评为防奸肃敌模范,参加“饶平县第一届防奸肃敌模范代表大会”。
       刘荡(铜)是少有的几位长寿老红军之一,他生前讲述了很多真实的革命事迹。据刘荡(铜)生前讲:自己曾护送过朱德率领的起义军往平和。曾秘密护送叶剑英同志经饶平到和村。后又多次护送重要人物经饶平到和村。
       刘荡(铜)原来就是我非常熟悉的“荡公”,他与我家来往甚密,记得以前经常有一大群男女老少围住“荡公”请他讲革命故事,刘荡(铜)是个老实人,从不乱吹牛,这也许就是各村的乡亲们都喜欢听他讲革命故事的原因吧。曾有人好奇地问他“叶剑英从哪里经过到达和村?”
       刘荡(铜)说:“不用吹牛,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哪位是叶剑英同志?上级给任务时只说要保卫老板的安全。根本不知老板姓甚名谁?如果老板出事了,我们这些交通员都要吃罪的,吃罪其实就是枪毙,所以我们每次都会尽心尽力完成任务。”
       那是个大热天,当年还没有电风扇,刘荡(铜)对着孩子们说:“你们想听红军故事就帮我摇扇子。”几个十五、六岁的大男孩都很乐意效劳,轮流帮荡公摇扇子。
       刘荡(铜)接着说:“上级只是大概拟定一条交通线,从黄冈、太平、霞葛、秀篆、上善、到达饶和埔县委——和村。还有备用路线,市田、渔村、那里的刘氏宗亲都是从石井乡派出去的,他们都对我很友好。有时我也走市田、渔村、东山、建饶、新丰、炙石圩、石井、秀篆、到和村。”
       刘荡(铜)说:“交通线不是定死的,途中具体要走大道还是要走山路?全靠我们随机应变的。护送过好多次好几位老板去和村,不知哪一次是叶剑英同志?到了解放战争的时候,叶剑英同志很出名了,就有领导跟我讲:我护送的几次当中就有一次是叶剑英同志。这样我才想起来,有一次护送着几位会讲客家话的老板,经过建饶、新丰、炙石圩、埔下楼、大麻岽(属秀篆)、到和村,那次很可能就是叶剑英同志。”忽然有一位老阿婆请荡公补棉被了(刘荡晚年经常下乡帮人家补棉被为职业),大家意犹未尽地散场了。
       刘兴浅(1912—1981),石井乡蔡坑村人,1927年参加革命,他与刘荡(铜)是老战友。刘兴浅晚年回忆:“我和刘铜,还有一位后来牺牲了,已经不知名了,还有炙石圩本村的詹吉陈、詹呤等人,我们在炙石圩等候老板,休息之后就经磐石楼到埔下楼吃早餐,经过老楼子时还在八角井装了几壶水,然后经蔡坑、大麻岽(属秀篆)、到达和村。他们会讲客家话,到后来我们才知道老板就是叶剑英同志。”
       根据刘兴浅的口述资料,我曾撰写过一篇《叶剑英夜宿炙石圩》,文中我把刘荡与刘铜写成两个人了,特此更正。或许刘兴浅晚年回忆有误,刘荡刘铜是同一个人,他去黄冈带领老板,根本就不可能和刘兴浅在炙石圩等候老板,在炙石圩等候的应该是其他几名赤卫队员,或因年久不知名了。
       2001年10月7日的《汕头特区晚报》,发表了一篇由饶平县志办的黄盛绥与庄镜湖两位先生撰写的《叶剑英经黄冈进苏区》。文中写到:“翌晨天刚蒙亮,叶剑英等几位领导同志在卢伟良护送下登程赶路,黄冈区委派人陪护出黄冈城,沿着崎岖山路送至赤坑,交由刘荡同志(十四团二连第3排排长)带路,过太平圩,到下葛,转秀篆,抵双善后到达大埔和村,然后才由大埔交通站派人护送入中央苏区”。
       庄镜湖先生在文中只是简单地介绍了叶剑英经太平、霞葛、秀篆、到和村。并没有写到在哪里住宿?2001年的时候,也许因老红军已离世而无法考证了,也许因缺乏资料而无法详细了,也许只是参照档案上的交通路线、而并非实际行军路线。也许到霞葛之时遇到特殊情况,半路折转建饶、经新丰、水口、炙石圩、秀篆、到和村。种种原因,皆有可能,不然饶北怎么会有叶剑英夜宿炙石圩的传闻呢?
         刘荡(铜)与刘兴浅两人讲述的,有几位会讲客家话的老板,经建饶、炙石圩、石井、秀篆、到和村,这种说法是一致的。我认为刘兴浅讲述的叶剑英在炙石圩“秘密联络点”住宿之事较为可信。
         第一,据卢伟良回忆“宿地到和村还有二十多里路”。从炙石圩经石井、大麻岽到和村二十多里(十多公里)也差不多。
         第二,老板会讲客家话,沿途派人保卫,这种级别必定是梅县籍或大埔籍的军政要员,非叶剑英还有谁呢?
从卢伟良的回忆资料可知,饶平这边他只走过一次,很多路况都不熟悉,他几十年后回忆时已忘了人名和地名,所以从饶平到和村这段写得很模糊,也未提到交通员刘荡的名字。
        饶诏边区的路线具体要怎么走?哪个村食红的?哪个村食白的?这些情况卢伟良是不清楚的,必须靠本地的交通员引导。经大家研究后决定:为了躲避白乡团的盘查,取道峡子崎走山路。据刘兴浅回忆从炙石圩护送叶剑英去和村就有三位饶平人。我考证后分析:应该是刘兴浅、詹吉陈、刘荡(铜)这三人护卫着叶剑英四位从炙石圩到埔下楼吃早餐,然后经秀篆到和村。
        据考,1931年1月7日,叶剑英还在上海参加“中共六届四中全会”,叶剑英经过饶平的时间应该为1931年2月(农历庚午年十二月),经过饶北的路线是:建饶、新丰、水口、凤岗、炙石圩、磐石楼、大陂楼、埔下楼、老楼子、八角井、晋谷楼、蔡坑村、高桥子、峡子崎、大麻岽(属秀篆)、鸡嫲畬、岩下、上善、下善到达和村。
        据说,解放后朱德元帅不忘革命友人,曾写信到饶平县人民政府转交刘荡(铜),约他上京促膝谈心。但因条件所限未能成行,刘荡(铜)将信件随身携带,视为至宝,经常拿出来向人“炫耀”。詹延钦在石中小学读书时,曾和一群同学见过刘荡(铜)拿出信件,并向学生讲解革命故事。
       埔下楼刘荡(铜)是红军交通员已确凿无疑,全村皆知。据其嫡孙刘金淡回忆:“爷爷中老年时仍然腿脚麻利,健步如飞,以前生产队里有时写作刘铜,有时也写作刘荡。”刘荡(铜)于1988年农历十一月廿七日去世,享寿86岁。现遗有一张1952年参加“饶平县第一届防奸肃敌模范代表大会”的出席证(黄布质),可惜其他证件已散失,难以查考了。
        据党史专家考证,炙石圩的适庐大屋就是“中央苏区秘密交通站联络点旧址”。

        四、陈坑革命兄弟与地下交通站
         饶平县西岩山上湖村(属陈坑),詹显习(又名其习1880——1931),居住上湖种茶为业。1927年参加农会,南昌起义军驻饶期间,詹显习受饶平县委指令,在九村埔饶交界山区放哨,监视大埔岗头方向敌军动态。
        1928年秋,发生“温子良惨案”后,很多受通缉的革命骨干跑到西岩山共谋革命前途。来自大埔、五华、饶平各地的一百多名革命志士聚集到上山、上湖一带,组成一支游击队。詹显习经常为游击队提供粮食,搜集情报,帮助购买紧缺物资等等。19312月、因叛徒(魏某)告密,大埔白军头目赖凤尔和林其增带兵进剿上湖,将詹显习抓往大埔岗头关押,农历三月初六日被杀害于岗头。

    IMG_20170923_180337.jpg

    詹其瑞(1887——1953),号祥之,詹显习的胞弟,在陈坑下黄圩经营“保和堂”药铺。受詹显习影响倾向于革命,南昌起义军驻饶期间,因医药短缺,詹其瑞、刘醉亭、简秋园三人为起义军提供过药品。兄长牺牲后,詹其瑞对白军恨之入骨,暗中支持革命。1931年秋至1933年,詹其瑞经常以上山采药为名,给余登仁、张崇率领的游击队提供情报和药品。上湖西竺寺是他们经常接头的地点。
        抗日战争时期,詹其瑞57岁那年(1943年),上级派来特派员,要求协助建立地下党联络站。詹其瑞便把上级派来的联络员带到陈坑八角楼,住在自己租借的药材仓库里。
        平日联络员从潮汕带来一些旧衣服在洋较埠圩摆摊出售。有时也在下黄圩叫卖旧衣服,夜间住在八角楼的药材仓库里。陈坑村有人问及,其瑞便说是亲戚投靠在此。联络员经常在上饶区与潮汕党组织之间行走,抗战胜利后,地下党联络员就没有来陈坑下黄圩了。
       解放战争时期,刘永生领导的游击队在西岩山活动,詹其瑞经常以到上湖走亲戚为名把情报和药品送给游击队,有时游击队派詹大深(八角楼人),或詹杏(青田里人)来到保和堂秘密传达信息。解放后上级要安排詹其瑞到卫生院工作,无奈年迈体弱,于1953年正月十六日去世,寿67岁,子接其职。
       《中国共产党饶平历史》第207页载:“上饶洋较埠和新丰交通站。洋较埠站设于洋较埠圩东北的八角楼,……”下黄圩保和堂药店以及八角楼应为地下党交通站旧址。有待专家考证核实,藉此弘扬爱国精神。

—————《茂芝会议 红色记忆》共有四十五篇,作者刘汤明独家授权在饶客网(和饶客网微信公众号)连载发表,著作权属刘汤明所有,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,尊重原创,剽窃可耻。作者刘汤明手机13829042887,欢迎学术交流。

118

主题

721

帖子

1104

积分

五年级

Rank: 5Rank: 5

屋下来自 介祉楼

在线达人勋章

刘邦饶的空间 发表于 2018-11-23 14:38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事的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8

主题

721

帖子

1104

积分

五年级

Rank: 5Rank: 5

屋下来自 介祉楼

在线达人勋章

刘邦饶的空间 发表于 2018-11-23 14:3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事的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我们

社区首页| 家园首页| 群组首页|手机版|Archiver|关于我们| QQ

GMT+8, 2018-12-19 09:07 粤ICP备08022363号 粤公网安备 44512202000054号 www.raoke.net

Powered by Discuz! 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 值班电话:0768-8626153 手机:18933050310 QQ:6928802 饶平客家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